行业资讯

SHENGQIU

抖音和快手是明星们的第二个“微博”吗?

发布日期:2020-10-14 17:02:46

今年以来,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变的更加高频,平台方也主动伸出自己的橄榄枝。这也让人不禁联想起微博刚上线时,通过网罗一大批名人入驻吸引大众围观的历史。如今的短视频平台似乎也开始走类似的路子,二者背后的动因有相同之处,但亦有新的环境因子所驱动。

事实上,在抖音方面有陈赫、鹿晗、欧阳娜娜等。快手方面,“赵家班”早已活跃的风生水起,此外还有潘长江、蔡明、王祖蓝、柳岩等明星,入驻拍摄分享,或进行直播带货。

明星密集入驻平台背后:各取所需后的一拍即合。

没有无缘无故的现象级行为。

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类的行为都有思考伴随的,可能是不经察觉的下意识思考也可能是有意识的主动考量。如今明星与平台的双向选择行为背后,自然有着相应的价值和利益思考。

从明星的角度来看,价值思考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1.内容互联网价值转移:从图文时代的“文科生”到短视频时代的“艺术生”

当前依旧是个流量时代,有流量才有价值。对于很多明星而言,更多的关注和曝光是他们想要的,成熟后的微博就具备这样的流量价值。

如今内容互联网价值发生转移,短视频这一娱乐形式实现爆发,明星也需要跟着流量走,就像当初微博账号一般,纷纷开设出自己的短视频账号。

从能力上来看,相对于图文的表现形式,短视频可能更适合艺人。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从某种层度上讲亦是一种降为攻击。

最早只是单纯的人气降维,明星们自带流量和粉丝,不需要像一般的短视频新人那般难以实现从0到1的跨越。

如今从人气降维转移到表演艺术降维,无论是歌手还是演员,在表演上具备专业的素养,自然具备降维攻击的能力。专业对口,又有流量需求,入驻平台成为正常。

2.疫情刺激是表,经济周期是里

一场疫情让中国影视圈遭受到史无前例的冲击,影视城不让拍戏,编剧卖不出剧本,演员们也都无戏可拍。随着而来的,就是大量明星演员入驻自媒体和短视频平台以此来刷脸维持自己的人气在线。

然而事实上,疫情只能算是加速器。娱乐产业的周期性因素驱使。

从娱乐公司方面来看,去年,泛娱乐上市公司天神娱乐被立案调查通知书和警示函,而其它几家大的娱乐公司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娱乐圈数据造假产业链曝出,电影、电视剧、唱片制作,整个娱乐产业投资也不如之前那般高涨。

大树尚且如此,大树庇护的艺人更无需多言。过去娱乐圈大量资本花在请明星和买版权上,如今资本寒冬,过去的路子已然是走不通了。诸如“迪丽热巴等一线明星无戏可拍”、“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之类的话题讨论从去年就开始展开,流量明星更是会受到来自监管部门和媒体的巨大压力。从唯流量论时代的人挑戏,转变成了强监管、资本寒冬下的戏挑人。

娱乐圈的产业周期所使,无戏可拍越来越普遍,疫情?只不过算是一个加速器罢了。

3.抢滩登陆卡位:挖掘新媒介价值金矿

姚晨的走俏离不开《武林外传》的爆红,但“微博女王”的身份称号也是她持续吸粉的大杀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太多的明星借助微博实现人气增长,现在微博依旧是娱乐圈打榜和通报的第一平台。

然而,岁月催人老,唱衰微博的声音其实一直没有断过,如今的微博似乎早已度过自己最辉煌的时候。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图文的价值永远不会消失,但用户注意力的价值天平似乎在由图文向视频牌偏移,流量价值的瓜田变迁近乎成为必然。

新的媒介形式出现,谁能保证不会出现一个“快手女王”、“抖音女王”?没成就没成了,多了个高频媒介入口也不是什么坏事,一旦真能做成,那就意味着赚到。

从平台来看,告别野蛮生长转为精细化运营的短视频,引入明星也是平台发展的规划所使。

对于快手而言,快手虽然有不少现象级主播,但需要的是去土味化,把自己的“车”开进五环内。我们看到在快手上最活跃的明星似乎还是刘能、谢广坤等一干“赵家班”成员,与快手的人群调性相符合。如今,对周杰伦的引进,其实是对平台调性的一种调和,也是快手现在一直在做的功课。

在共性方面,顶尖带货网红已经很难再出现,直播带货的网红格局已经基本固化,现在只有通过与那些自带流量知名度的明星合作,才有可能从中挖掘出明星界的薇娅、李佳琦。

总的来看,明星与短视频平台走到一起,其实也是基于各自需求的一拍即合。

上一篇:抖音继推出“视频通话”功能后 又测试“语音通话”功能

下一篇:老年人社交在抖音:银发经济是更大的市场